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漠孤烟

日出东山落西山,愁也一天,喜也一天,遇事别钻牛角钻,人也舒坦,心也舒坦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论管理之学问  

2010-08-14 11:12:01|  分类: 警世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上帝把两群羊放在草原上,一群在东,一群在西。上帝还给羊群找了两种天敌,一种是狮子,一种是狼。

上帝对羊群说:“果你们要狼,就给一只,任它随意咬你们。如果你们要狮子,就给两头,你们可以在两头狮子中任选一头,还可以随时更换。”边那群羊想,狮子比狼凶猛得多,还是要狼吧。于是,它们就要了一只狼。西边那群羊想,狮子虽然比狼凶猛得多,但我们有选择权,还是要狮子吧。于是,它们就要了两头狮子。

那只狼进了东边的羊群后,就开始吃羊。狼身体小,食量也小,一只羊够它吃几天了。这样羊群几天才被追杀一次。西边那群羊挑选了一头狮子,另一头则留在上帝那里。这头狮子进入羊群后,也开始吃羊。狮子不但比狼凶猛,而且食量惊人,每天都要吃一只羊。这样羊群就天天都要被追杀,惊恐万状。羊群赶紧请上帝换一头狮子。不料,上帝保管的那头狮子一直没有吃东西,正饥饿难耐,它扑进羊群,比前面那头狮子咬得更疯狂。羊群一天到晚只是逃命,连草都快吃不成了。

东边的羊群庆幸自己选对了天敌,又嘲笑西边的羊群没有眼光。西边的羊群非常后悔,向上帝大倒苦水,要求更换天敌,改要一只狼。上帝说:“敌一旦确定,就不能更改了,必须世代相随,你们惟一的权利是在两头狮子中选择。”

西边的羊群只好把两头狮子不断更换。可两头狮子同样凶残,换哪一头都比东边的羊群悲惨得多,它们索性不换了,让一头狮子吃得膘肥体壮,另一头狮子则饿得精瘦。眼看那头瘦狮子快要饿死了,羊群才请上帝换一头。

这头瘦狮子经过长久的饥饿后,慢慢悟出了一个道理:自己虽然凶猛异常,一百只羊都不是对手,可是自己的命运是操纵在羊群手里的。羊群随时可以把自己送回上帝那里,让自己饱受饥饿的煎熬,甚至有可能饿死。想通这个道理后,瘦狮子就对羊群特别客气,只吃死羊和病羊,凡是健康的羊它都不吃了。羊群喜出望外,有几只小羊提议干脆固定要瘦狮子,不要那头肥狮子了。一只老羊提醒说:“瘦狮子是怕我们送它回上帝那里挨饿,才对我们这么好。万一肥狮子饿死了,我们没有了选择的余地,瘦狮子很快就会恢复凶残的本性的。”众羊觉得老羊说得有理,为了不让另一头狮子饿死,它们赶紧把它换回来。

原先膘肥体壮的那头狮子,已经饿得只剩下皮包骨头了,并且也懂得了自己的命运是操纵在羊群手里的道理。为了能在草原上待久一点,它竟百般讨好起羊群来。而那头被送交给上帝的狮子,则难过得流下了眼泪。

西边的羊群在经历了重重磨难之后,终于过上了自由自在的生活。东边那群羊的处境却越来越悲惨了,那只狼因为没有竞争对手,羊群又无法更换它,它就胡作非为,每天都咬死几十只羊,这只狼早已不吃羊肉了,它只喝羊心里的血。它还不准羊叫,哪只叫就立刻咬死哪只。东边的羊群只能在心中哀叹:“早知道这样,还不如要两头狮子。”

 

狮子与狼不存在哪个更可怕,可怕的是没有监督管理,也就是说失控的狼比狮子可怕十倍。要可管理的狮子还是要失控的狼,命运掌握在羊的手中,只是羊群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其实是可以掌控的。由此可见开启民智多么的重要。

东面的羊群为什么要选狼?因为他们首先就把自己的身份定位在“奴”的位置上,在他们眼中无论狮子还是狼,吃他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他们始终认为自己生来就是被吃的,于是他们会“两权相害取其轻”,他们永远不知道命运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上,所以压根就没想过管理后的狮子非但不可怕,而且比狼还温和许多。

之所以这样,首先我认为首先是东方的教化和民族精神上出了问题。纵观历史,儒家文化首先培养的就是人的奴性。特别是宋明覆亡于蒙元和后金满清人手中时,汉人在经历了多次异族入侵、改朝换代的血腥杀戮后,勇烈诚信的人群几被杀绝,民族最优秀成分基本丧失,存活下来的都是“劣币淘汰良币”法则衍生出来的奴化人群,从此我们的社会总是充满太多圆滑世故的保命哲学,如万事不出头、枪打出头鸟、不冒险、要听话之类……那是一种让人绝望到深入灵魂血脉难于自新的文化孱弱,那是一种占据了多少代人,在各行各业里反复出现并占主导作用的定性思维。金人说“汉人都是江南柳树底下的小黄鹂,美则美矣,却经不得风雨”,虽然那并不是本原汉人的面貌,但这竟然成了今天的中国人本质。看看中国人今天的本质,毫不夸张的说他们是一群最“知足常乐”的人们、最能以卑微方式苟活下去的人群,完全彻底的一群“我祖上比你强多了”的阿Q的子孙,比如总是用今天的大鱼大肉去比对几十年前的大饼子咸菜,小富即安。只看自己得到的,却不看自己失去的。甚至永远不敢承认那些事自己应该得到的,他们得到的东西当做是狼的恩赐,谢主隆恩还来不及,哪里还去想狼是从哪弄来的这些东西。人也好,羊也好,总是要有点精神的,不然早晚都是奴隶的命。做奴隶其实也不是最可怕的,可怕的是甘愿做奴隶、习惯做奴隶、认命做奴隶、享受做奴隶。

民主虽然不是拿来的,但也绝不是等来了。没有那只狼自愿放弃喝血吃肉,没有羊群的觉醒与反抗,管理狮子与狼永远是一句空话。不要等到“到了最危险的时刻”,再去“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”。如果连“吼声”都是“被迫”发出的,这样的民族与猪无异。因为最绝望与悲壮的吼声,总是在最后时刻猪的嘴里发出的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5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